招行新聞
招行半年報: 私人銀行AUM達3.13萬億 戰略定位“升維”

      招商銀行新近公佈的半年度報告裏,私人銀行業務又交出漂亮答卷:私行客戶數11.2萬戶,AUM(管理客戶總資産)3.1萬億元,均較上年末增長10%以上,規模遙遙領先同業。

      數據之後的表述更加重要:私人銀行作為大財富管理價值迴圈鏈的引擎,戰略定位實現升級,由原來聚焦于向高凈值客戶提供“個人”服務轉變為向私行客戶及其背後企業提供“個人+企業”綜合服務……集全行之力深化客戶綜合經營與服務。

      典型的“字少事大”。長時間以來,銀行業務分屬“零售”“批發”兩大條線,分別面向個人和企業,業務邏輯、組織架構乃至風險管理都自成體系,私人銀行一般歸入零售條線。招行私人銀行從服務“個人”變為服務“個人及其背後企業”,意味著跳脫了兩大條線的劃分,定位不止是“升級”而更是“升維”。

      中國最大私人銀行因何升維,又將給市場帶來什麼?我們可以從招行整體戰略裏一窺究竟。

      招行私人銀行的“三級火箭”

      今年6月,招行私人銀行部總經理王晏蓉接受媒體採訪時,曾用“三級火箭”來概括招行私人銀行的發展:“一級火箭”是鏈式輸送,即從2007年開始,依託雄厚的零售客群基礎向上輸送私行客戶;“二級火箭”是資管大發展,從2012年開始,“貨架”上的産品極大豐富,私行規模實現跨越式成長;“三級火箭”即公私融合,也就是從服務個人轉向服務“個人+企業”,是招行私人銀行又一次“動力切換”。

      “公私融合”的背景是招行行長田惠宇今年提出的“大財富管理價值迴圈鏈”。在2020年報致辭中,田惠宇這樣闡述:小康社會全面建成,“雙迴圈”戰略格局下,居民財富結構迎來巨變,伴隨“房住不炒”、養老第三支柱建設等政策出臺,居民家庭金融資産配置比例將快速提升;國民經濟結構深刻調整,企業加快直接融資步伐,資本市場深化改革,公募REITs全面啟動,資産端供給進入百花齊放的新時代——大財富管理,就是打通資金資産兩端的“連接器”。

       值得注意的是,這幅圖景並沒有“零售”“批發”之分,個人客戶和企業客戶都織在同一張網裏。現實中,兩大條線的業務邊界也在融合,例如銀行為某新動能企業提供並購貸款,所獲非標資産經由資管部門組合打包成私募基金,再由零售條線銷售給私行客戶,一筆業務就從“批發”串聯到“零售”;若私行客戶是企業主,自身也有融資和工資代發需求,則又從“零售”串聯到“批發”。

      私人銀行客戶有很大比例是企業主或董監高,是“零售”“批發”業務的匯集處,由此入手則全盤皆活。正因如此,招行將私人銀行定為“大財富管理價值迴圈鏈的引擎”,實現定位升維。

      王晏蓉對媒體如此表述:“私行業務並不僅僅是我們私行部在做,也不僅僅是零售條線在做,而是招行的整個價值迴圈鏈在支撐。”

      新動能崛起與傳承需求的驅動

      招行私人銀行“公私融合”背後,有兩股社會經濟的大潮在推動:一是新動能崛起,二是企業傳承。

      據招商銀行和貝恩聯合發佈的《2021中國私人財富報告》,隨著經濟新動能崛起,年輕群體的創富速度加快,40歲以下高凈值人群的佔比已從2019年的29%升至2021年的42%,已成為中堅力量。

      “新動能企業主要依靠技術創新,為了鎖定核心人才,大部分都會做股權激勵,這是招行的強項。”招行相關負責人表示,一方面招行有金融科技優勢,為很多企業客戶提供了數字化股權激勵系統,解決流程複雜、週期漫長、大量紙質需要簽訂和保存等問題;另一方面,股權激勵“批量製造”高凈值客戶,企業考慮管理層和骨幹的個人利益,也更傾向和私行業務最強的招行合作。

      企業傳承需求同樣迫切。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表示,我國民企是改革開放40年間發展起來的,未來十年將迎來歷史上首次民企大規模集中傳承的挑戰。“根據美國康奈爾大學的數據,只有不到40%的企業能成功傳承到二代。”高皓認為,代際傳承是摧毀財富和民企的最大單一因素。

      這正是私人銀行發揮作用的契機。招行2013年完成境內首單“家族信託”,將這個海外企業家普遍使用的傳承工具引入本土,此後一直走在市場開拓和業務創新的前沿。

      家族信託能實現財富傳承、風險隔離、靈活分配、組合投資,還能通過激勵約束機制引導家風向上,具有顯著的社會意義。招行相關負責人表示,近年來業務需求井噴,“去年的業務規模大幅超越此前七年的總和,今年上半年的業務規模又超越去年全年。”

      通過“公私融合”,招行私人銀行已不局限于個人資産配置、保值增值,而在更大範圍內支援實體經濟、新動能企業,由此實現了社會價值的“升維”。

本頁面內容僅供參考,部分業務以當地網點的公告與具體規定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