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投資理財:
基金 外匯 黃金 證券
保險 理財産品 債券

分支機構:
永隆銀行  紐約分行  香港分行
北京分行  上海分行  倫敦分行
新加坡分行

快捷通道:
線上客服 信用卡商城
手機充值 機票預訂    
託管銀行 企業年金

更多內容>>

謹防貿易戰陰影下的戰略誤判

謹防貿易戰陰影下的戰略誤判

招商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丁安華

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傳統老調重彈
回顧美國建國後的貿易政策演變,在“貿易戰”言論正盛的當下顯得尤為重要。我們在關注中美之間密集的貿易政策對弈的同時,或許低估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歷史淵源。
自由貿易替代重商主義作為主流的經濟思潮,起源於18世紀的英國。李嘉圖的比較優勢理論,誕生在英國崛起成為世界主要工業出口國時期,這一歷史背景不是巧合。在整個19世紀,美國是一個頑固信奉保護主義的國家,特別是在製造業集中的北方州份,例如紡織業集中的馬薩諸塞州和制鐵業集中的賓夕法尼亞,他們面對來自歐洲大陸的産品競爭。北方的製造商因為高關稅保護而獲益,而南方的農業部門則要為貿易保護政策買單。南北戰爭之後,北方意識形態佔據上風進一步強化了保護主義思潮。事實上,在1913年開始徵收所得稅之前,關稅都是聯邦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
美國長期的貿易保護和孤立主義政策,直到兩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上世紀中葉才逐漸式微,其原因並不是美國人突然開始醒悟,而是由於美國已經開始取代英國成為最大的工業出口國,商業利益驅動他們接過起源於英國的自由貿易旗幟,在全世界推銷美國産品。戰後,美國積極推動多邊貿易體系,敦促它國開放市場。美國主導的關貿總協定以及後來的世貿組織(WTO),構成了本輪全球化的制度基石。戰後美國貿易政策的轉變,也使得美國自身的實際關稅水準顯著下降(圖1)。

圖 1: 二戰結束後美國關稅稅率顯著下降


資料來源:美國政府、招銀國際研究

不過,自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日本和歐洲(特別是德國)崛起,在全球市場上與美國産品開始競爭。1971年美國出現歷史上首次貿易赤字,自此貿易保護主義的聲音在美國死灰複燃,幾十年從未間斷。從卡特開始,每一任總統都曾採取形式不一的保護主義措施,而針對鋼鐵業徵收保護性關稅更是經常被使用。
近些年美國提出所謂的“公平貿易”並非新鮮事,它只是悠遠歷史的回音。1830年代美國保護主義制度的鼻祖亨利•克蘭(Henry Clay)就曾倡導“貿易應當是公平、平等而且互惠的”,今天的特朗普對他稱讚有加。可見,不論是積極推行自由貿易還是強調公平與互惠,美國主流的對外貿易態度取決於不同時期的貿易條件和産業優勢。幾百年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從來沒有離開過政治舞臺,只是隨著時代發展換了表達方式而已。貿易保護主義常搭著民粹主義的順風車出現,而特朗普主政恰恰就是貿易保護主義所等待的復蘇時機。從歷史看,美國具有悠久而頑固的保護主義傳統,這點可能是我們這一代人所忽視的。
在中美貿易關係上,美國對華貿易的主流民意可能出現逆轉
反思特朗普之前對鋼鐵和鋁製品加收關稅的計劃,從最初聲稱全球性無差別關稅,到逐步擴大豁免國範圍,特朗普正在通過強硬態度和靈活策略在貿易談判中爭奪更大利益。在此過程中,民意支援是關鍵考慮因素。如果真如特朗普最初聲稱的那樣,提高進口關稅對那些鋼鐵和鋁製品進口依賴較高的州份而言是很不利的,而這些州大部分都是共和黨的票倉(圖2)。就以這點來看,特朗普的“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就不太難理解了。

圖 2: 全面提高鋼與鋁的進口關稅對共和黨票倉影響更大


資料來源:美國商務部、招銀國際研究

從太陽能板和洗衣機,到鋼鐵和鋁製品,再到直接針對中國6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特朗普的貿易保護政策目標逐漸聚焦于中國,這裡邊有他對美國主流民意的盤算,目的當然是為了贏得選舉。過去三十多年,特別是加入WTO之後,中國産品在世界市場全面而快速的崛起,一個完全不同於西方體制的東方大國正在挑戰美國的經濟霸主地位,可能徹底改變了全球商業和地緣政治格局。對此,美國人深感威脅和沮喪:一方面,美國認為中國已經成為他們最大的戰略競爭者,中國對美國利益的威脅是全方位的,特別是在高科技領域;另一方面,美國認為中國正在偏離西方自由經濟制度的改革方向,市場化改革的進展令人沮喪。美國持續的、龐大的對華貿易赤字,更是刺痛了美國貿易保護主義者的神經(圖3)。可以預見,未來十年是決定中美競爭格局的關鍵時期,而中國也毫不掩飾其偉大復興的雄心。

圖3: 美國的貿易赤字不斷上升


資料來源:美國商務部、招銀國際研究

美國主流民意認為,即使不是完全失敗,美國現有的對華政策至少是不成功的。所以,中美貿易問題就成了特朗普操縱中期選舉的一個話題。事實上,特朗普的“貿易”加“移民”政策是他贏得總統大位的民意基礎,儘管是一個極端分化的民意。他顯然打算故技重施。
貿易報復不可能取勝,堅持開放才是明智應對之策
如果我們同意美國具有頑固的保護主義傳統,那麼就應該坦然接受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政策不可能回到過去,這是中美力量競爭變化的歷史必然,這個結構性原因與特朗普是否當政並無直接關係。從這個角度而言,不要設想特朗普下臺之後保護主義就會煙消雲散。
既然美國的保護主義興起具有其歷史必然性,我們應該怎樣應對美國挑起的“貿易戰”?正因為這是一個長期趨勢,就不可感情用事。媒體廣泛渲染貿易報復,民眾集體亢奮,聲稱貿易戰中國必贏。這種觀點沒有任何理論依據,因為貿易戰誰都是輸家。重要的是,“以牙還牙”式的貿易報復措施,本身與市場開放相悖,還可能導致對外封閉的民族主義情緒上升,後患無窮。
事實上,中國的對外開放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中國的貿易開放程度雖然已有巨大的進步,但從加權平均實際關稅水準來看,仍與世界主要經濟體存在一定的差距(圖4)。

圖4: 主要貿易體實際關稅稅率比較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招銀國際研究(註釋:加權平均應用關稅率是每個貿易國對應的産品進口份額的有效稅率加權平均值,按照聯合國統計司的商品貿易數據計算進口權重)

對外貿易的不平衡,在中美之間更加明顯。我國的關稅加權平均稅率在過去二十餘年下降迅速,特別是在加入WTO之後。從2001年的14.11%削減到2002年的7.56%。但是,從2009年以來中國的實際關稅稅率下降幾乎停滯,近幾年甚至略有反彈。我們的整體關稅水準與美國相比,還處於比較高的位置。美國從2000年起一直都保持在2%以下的水準。儘管兩國的貿易結構和産業發展階段不同,但不能否認中國進一步對外開放、持續降低關稅仍有空間。

圖 5: 中美關稅(加權平均)稅率變化趨勢和比較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招銀國際研究

圖 6: 中美關稅稅率比較

資料來源:世界銀行、招銀國際研究

我堅定地認為,中國應該繼續深化對外開放,不能陷入貿易保護冤冤相報的惡性迴圈。我們應當繼續按照既定的改革步伐,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習主席在兩會上指出,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面對貿易戰威脅,李克強總理強調中國將繼續維護自由貿易,開放的門會越開越大,關到府等於擋住了我們自己的路。這一點非常重要,不能因任何形式的“貿易戰”而改變。那些整天叫囂貿易戰中方必贏的説辭,可以休矣。

 


 


手機一網通二維碼
手機一網通
m.cmbchina.com
 
服務熱線:95555   招商銀行客戶投訴受理渠道:
境外服務熱線:86-755-84391000 私人銀行服務專線:40066-95555 電話渠道:95555轉7     網路渠道:95555@cmbchina.com
信用卡服務熱線:400-820-5555 鑽石貴賓服務專線:40068-95555 信函渠道:深圳市福田區深南大道7088號招商銀行大廈,
企業年金專線:4006095555 金葵花貴賓服務專線:40088-95555        招商銀行消費者權益保護與服務監督管理中心,
小招外呼專線:4006995555           郵遞區號:518040
              0755-88811666
工商網監標誌 網路安全標誌 網路安全標誌 誠信網站 &&&& 招商銀行一網通 創建於一九九七年
© 2019 招商銀行 版權所有
粵ICP備17088997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