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中文 繁體中文 English

投資理財:
基金 外匯 黃金 證券
保險 理財産品 債券

分支機構:
永隆銀行  紐約分行  香港分行
北京分行  上海分行  倫敦分行
新加坡分行

快捷通道:
線上客服 信用卡商城
手機充值 機票預訂    
託管銀行 企業年金

更多內容>>

特朗普敵意撼動自由貿易基石

特朗普敵意撼動自由貿易基石

 

特朗普強調公平貿易的背後

    13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發表任內首份國情咨文,將美國描述為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受害者。他表情誇張地宣稱不公平的貿易協議犧牲了美國的繁榮,搶走了美國的公司、職位和財富,表示美國的經濟投降時代已經終結。特朗普此前多次威脅推翻現有的貿易協議,重塑所謂互惠和公平的貿易體系。

    美國總統用上公平貿易這個詞,本身就值得玩味。這讓我想起2003-2004年參加亞太經合組織工商諮詢理事會議(ABAC)期間,親身經歷的場景。來自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曾鍥而不捨地提出,在年度文件關於自由貿易的表述中加上公平貿易的字眼,即自由而公平的貿易free and fair trade)。而強烈反對加入公平一詞的就是美國代表,作為全球經濟治理架構中的老大,美國表現出的對自由貿易信念的堅持,至今仍讓我印象深刻。長期以來,美國就是自由貿易的主要倡導者,正是由於其在全球貿易機制中作為主要規則制定者的獨特角色,現有貿易協議的主流表述一貫是講自由貿易,而不提公平二字。因此,當特朗普將美國過往的貿易政策標簽為經濟投降時,我的感觸頗深。今天,美國式道路的自信徹底喪失了,特朗普對現存貿易協議充滿敵意,這無疑將對全球貿易體系産生深遠的影響。特朗普的新美國時刻New American Moment)對全球自由貿易體系而言,可能將是一個艱難時刻。

全球化的歷史視角

    從歷史上看,以自由貿易為核心的全球化進程,從來就不是一帆風順的。現代語境下的全球化,源於1850年到1914年以歐洲為中心的跨大西洋經濟貿易形態,其特點是依託殖民地體系的自由貿易和市場開放。英國因此成為世界中心,在全球推廣其經濟、政治和文化體系。1780年之後,全球貿易分工進入專業化時代。1914年以後出現了去全球化潮流,兩次世界大戰重創全球貿易,政治孤立主義、經濟保護主義等成為主流。戰後兩大陣營內的經濟交往出現恢復勢頭,在兩個世界出現割裂的全球化進程,西方陣營的關貿總協定(GATT)成為自由貿易的基石。1991年冷戰結束後,特別是WTO為核心的多邊貿易體系形成之後,全球貿易得到空前發展。中國加入WTO之後的十幾年間,全球化進程達到頂峰。

    不過,源於戰後西方陣營的全球化走到今天,也出現了很多問題。WTO多哈回合談判陷入僵局,各種雙邊和多邊貿易協議使得WTO機制逐漸被邊緣化;貿易不平衡問題困擾各國政府,保護主義抬頭;中國的崛起對美國主導的全球治理體系提出了挑戰;美式的政治、經濟、文化和制度的示範效應逐漸減弱,金融危機引發的挫敗感增強。在這種背景下,民粹主義興起,轉而委過於人,對象就是其他國家和全球貿易體系。

特朗普對華態度轉趨強硬

    特朗普上臺之後,中美之間的對話機制幾乎陷入停滯狀態。由前財長保爾森推動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是奧巴馬總統任期內中美之間的主要對話機制。特朗普上臺後將其修改為中美全面經濟對話(Comprehensive Economic Dialogue)機制,但只在去年七月召開了一輪會議就中止了。雖然今年中方提議重啟該項對話機制,特朗普卻似乎沒有這種意願。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本屆美國政府一反常態對於人權、意識形態等價值觀議題幾乎置之不理,基本上都在經濟貿易關係上做文章,刻意將自己描繪成自由貿易的受害者。這些都是中美經貿關係中值得關注的重要變化,説明特朗普基本上已將執政團隊中的技術官僚晾在一邊,一意孤行,固執己見。在沒有專業團隊制約的情況下,中美之間出現貿易爭端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特朗普當選後一直採取實用主義立場,中美經貿關係時好時壞、亦敵亦友。去年8月,特朗普就授權貿易代表對中國是否侵犯了美國的智慧財産權展開調查,稱如有必要就對中國産品啟用301條款;年底,美國商務部宣佈,將針對來自中國的普通合金鋁片自發開展反傾銷與反補貼稅的雙重調查。一般而言,反傾銷往往由企業發起,再由政府部門進行調查和裁定,可見本次由美國商務部自主發起的調查本身就體現了美方希望在貿易層面限制中國的意圖。今年初,美國宣佈將對進口太陽能板和大型洗衣機實行保護性關稅政策,而中國是美國光伏産品進口的主要來源國之一。

    去年底稅改法案落地之後,特朗普的政策迅速調轉槍口對外,貿易領域首當其衝。今年以來,美國的對華政策特別是貿易與安全政策明顯趨向強硬,中美關係趨於緊張,貿易戰的風險上升。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趨硬,可能與國內政治爭議相關。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和《華爾街日報》的民意調查顯示,于120日就任總統滿一年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所得的支援率只有39%,創歷屆總統同期支援率新低。今年秋季將迎來國會中期選舉,這是對特朗普執政的中期考試,甚至對2020年總統大選具有預示作用。在選票的壓力下,特朗普只有劍走偏鋒,轉移視線以保證基本盤。當然,他的如意算盤是否打得響,仍需觀察。在這種背景下,中國需要做好應對準備,畢竟中美兩國佔全球産出的三分之一以上,嚴重貿易爭端所帶來的損害可能是巨大的,更不用説對全球貿易體系的深遠影響。

特朗普的錯誤在哪?

    今年一月,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希澤爾(Robert Lighthizer)發表《中國執行世界貿易組織承諾2017年度報告》(2017 Report to Congress on China’s WTO Compliance),堅持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甚至出人意表地聲言對當年同意中國加入WTO的懊悔立場。美國貿易代表的國會報告將中美貿易關係描述得非常糟糕,而且比以前更糟。

    中美貿易的現實並非如此,即使採用美國官方的貨物貿易統計數字,從2006年到2016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增長為116%,幾乎是中國對美出口增長(61%)的兩倍。而2017年前11個月美國對中國的出口增長12.3%,而從中國的進口增長為8.9%。雖然十多年來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絕對額在上升,但與美國的經濟體量幾乎保持同步。根據美國統計數據,2007年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是當年美國名義GDP1.8%,到了2017年還在1.9%的水準。以特朗普喜好邀功的性格,他應該對中美貿易的近期表現感到高興才是。

1: 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佔GDP比重並無顯著增長

資料來源:美國政府、招商銀行研究

    2007年中國經常項目順差佔名義GDP的比重超過10%(凈出口對GDP增長貢獻1.5個百分點),2017年降到2%以下(凈出口對GDP增長貢獻0.6個百分點)。而美國經常項目赤字在2006年達到GDP5.8%,2017年預計下降到GDP2.6%。可見,中美兩個經濟體的貿易差額相對GDP而言都有相當程度的縮水,説明外部的不平衡有明顯改善。

2: 美國經常項目赤字狀況已有明顯改善

 

資料來源:美國政府、招商銀行研究

3: 中國經常項目順差的GDP佔比顯著下降

 資料來源:Wind、招商銀行研究

4: 中國凈出口對GDP增長的拉動作用減弱

 

 

資料來源:Wind、招商銀行研究

    邏輯上,要減少貿易逆差,需要擴大美國對中國的出口,而不是減少美國從中國的進口。擴大對中國的出口,需要中國的支援,註定不可能通過貿易戰的方式來實現,因為中國會採取報復措施;以報復性關稅打擊從中國的進口,只會提高美國企業的成本和降低美國家庭的收入;這些道理再簡單不過。更重要的是,沒有可信的證據表明,中國的企業可以持續十年以低於成本的價格向美國傾銷出口産品,這違反基本的經濟邏輯。

特朗普已成為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最大威脅

    我認為中美之間全面貿易戰的機會不大,這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也不符合特朗普實用主義的性格,因為中國的反制措施可能會很嚴厲。但是局部的、逐漸的貿易保護措施還是很有可能的,他要試探中國可以容忍的底線。從目前的形勢看,我國受到美國貿易保護負面影響的行業按程度排序如下:鋼鐵>化工>其他金屬製品>紙製品、橡膠製品、木製品>農産品>機電類>紡織服裝。此外,美國動用301條款制裁措施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對我國相關産業可能産生負面影響。上世紀70-90年代,美國曾多次對日本啟用301條款並對日本進行制裁,對日本鋼鐵行業和半導體行業産生了顯著負面影響。此次美國智慧財産權調查最可能涉及的領域包含微型晶片、電動汽車在內的電子、機械、運輸設備等高科技産業。

    不過,我認為特朗普可能也不想打一場全面對抗式的貿易戰,因為中國有足夠強硬的反制措施,例如限制美國的汽車和農産品進口。此外,中國可能什麼也不做就能動搖美國的經濟金融體系。一個近期的證據是:媒體傳言中國將減緩或暫停其外匯儲備在美國國債上的配置,雖然中國官方否定了這一傳言,但已經足夠讓美國金融市場感到驚恐。

    中美貿易戰不應該是我們關注的唯一重點。真正值得擔憂的是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政策對全球貿易體系的傷害。戰後七十年來,美國是推動建立自由貿易體系的最大動力,現在的特朗普卻成了最主要的懷疑論者。他從競選開始,就激烈攻擊各類雙邊和多邊的貿易協議;執政之後隨即退出TPP(最近又暗示要加入),威脅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公開表達對WTO機制的不滿,等等。未來幾年,全球貿易體制面臨的最大威脅,也許就是特朗普對這一體系帶來的衝擊和破壞。

    或許特朗普應該回到學校,跟著美國的經濟學家學習究竟是什麼導致了貿易的不平衡。經濟學上的解釋是,一國貿易的逆差或盈餘是由該國儲蓄和投資的關係所決定的,投資超過儲蓄的國家會出現貿易赤字;反之則出現貿易盈餘。但是,特朗普認為經常項目赤字是貿易不公平的證據,將美國描述為自由貿易的受害者。特朗普這些難以自圓其説的敵意真正的威脅是,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它的保護主義傾向可能會對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産生負面的影響。不管怎樣,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一場兩敗俱傷的貿易戰不符合美國優先的政策目標。我們現在能做的,一方面是提升內需,減少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另一方面,應該相信美國選民的智慧,留給特朗普的時間也許並不多。



手機一網通二維碼
手機一網通
m.cmbchina.com
 
服務熱線:95555   招商銀行客戶投訴受理渠道:
境外服務熱線:86-755-84391000 私人銀行服務專線:40066-95555 電話渠道:95555轉7     網路渠道:95555@cmbchina.com
信用卡服務熱線:400-820-5555 鑽石貴賓服務專線:40068-95555 信函渠道:深圳市福田區深南大道7088號招商銀行大廈,
企業年金專線:4006095555 金葵花貴賓服務專線:40088-95555        招商銀行消費者權益保護與服務監督管理中心,
小招外呼專線:4006995555           郵遞區號:518040
              0755-88811666
工商網監標誌 網路安全標誌 網路安全標誌 誠信網站 &&&& 招商銀行一網通 創建於一九九七年
© 2019 招商銀行 版權所有
粵ICP備17088997號